十三行搞笑网

妄想症患者自述,我的未来之画

2019-07-09 07:16栏目:活动
TAG:

作为每年600万的大学毕业生的其中之一,幸运的我,在一家报社找到了落脚处,两个月的实习虽然不乏尴尬,但一切还算说得过去,我也就顺利的留了下来,直到那个改变我人生的采访计划被递到我的手中……

第一次参与关于妄想症患者的采访,我内心首先便是好奇,明明知道精神方面已经出现了问题,对于正常人来说都难以完美应付的刁钻采访,真的行得通么?但是在我无比珍贵的工作面前,我也就接受下来。

当我第一次浏览方案时,便知道了这次采访的特殊性,因为主人公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某著名画家,沸沸扬扬的原因便是他从今年三月开始,便推掉了今年所有的画展和活动,一般来说,大家都会觉得这位画家在谋划着什么“大动作”,但最后的结果是这位画家被确诊为重度妄想症,被软禁在自家别墅。

经过几个小时的林中公路,我终于见到了这栋我在电影里才能见到的豪华庄园。老管家的微笑从一进门便伴随着我,一路来到庄园深处,在走过宛如迷宫般的走廊后,一道房门出现在我们面前,老管家先行一步开门,想象中的明亮大厅没有出现,反之,是一片漆黑,我无比诧异的看着依然微笑着的管家,现在他的笑让我有点慎得慌。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进入了房间,管家也紧随其后,“咔哒”,门随之关上,顿时间,周围沉重的黑暗席卷而来,管家抹黑点亮了一支油灯,昏暗的灯光再加上摇摆不定的火焰,使整个房间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为什么,不开灯呢?”

“老爷不喜欢,这几个月来,老爷都把自己关在这漆黑的屋子里,我们这些下人也只能打着这油灯送些必需品和食物。”老管家似是无奈的摇摇头,随即将我安排在一边的沙发上,把油灯放到茶几上,之后就退到一边去了。

“记者先生,你,可以开始了。”

文学

正当我还在适应周围的黑暗时,这道声音将我的目光拽了回来,我猛地发现黑暗中一张干枯的犹如死尸般的人脸在摇曳的灯光中慢慢浮现,逐渐清晰。被这样的出场方式吓了一跳,半天才回过神来,细细的打量我的采访对象,但这昏暗的灯光实在让我的眼睛难受,我也只能看个大概轮廓,这是一位极度消瘦的人,看不清面色如何,却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倦意和沉重的忧郁。

“您好,能和我聊聊这是怎么回事么”说着我便用手指在周围晃了晃。

“你,相信么,上帝?!”他的眼神怪异起来,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灯光的缘故,他变得好像有一丝疯狂。

“上帝?您是说天主教么?”

“不,是真正的上帝,全知全能的存在!”

在我的印象中,类似于上帝这种角色,本来就是统治者为了禁锢人们的思想,巩固自己神授王权的绝对性而创造出来的人物,而全知全能,也是一个过于绝对的说法。比如你要求上帝找一块连他也搬不动的石头,那么结果只会有两种,第一种,他找到了,那么说明他也有搬不动的石头,第二种,他并不能找到这样的石头,那么他也不是全知全能的,所以上帝的存在本身就具有不严谨性。

“您的意思是?”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接点什么。

“我是被上帝选中的人,他会在我的脑子里告诉我未来,世界的未来!和终结!”

至于他疯狂且幼稚的言论,在我看来根本就是科幻小说的桥段。

他接着说:“从今年三月开始,只要我处于睡眠中,上帝便会在梦中要求我画画,他说,这些都是关于未来的预言。”

“预言?未来?什么意思?”就像玛雅人对2012的末日预言,只不过是他们的纪年在2012就结束了,又从零开始,像是一个周期,或是轮回。对此我还是很有分寸的。

“不,是真正的预言,真正的未来!”

他的神色开始变得暗淡失落,“不过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每当我在梦中作画时,现实中也会有同样的作品被逐渐完善,我想着,便整天在这间屋子里窥探天机。”

狂想症患者的自我想象能力极强,他们能想象出来很多个不同角色的自己,那这些所谓的“上帝”和“画”也应该是如此。

“那么画上的内容,不,应该说未来都是些什么啊?”

“等待吧……”之后便是沉默。

我并不能理解所谓等待的含义,而他的沉默便是对我追问的最好回答。

之后的话题也没什么让我感到有价值的地方。

“那么我想本次的采访也该结束了,感谢您的配合。”结束采访,我便匆匆回到了报社,本次采访也被我做成一份报道发表,但不知什么原因,却并没有引起什么关注便就这样消逝了去。

不久之后,本以为已经并无后话的这件事,被一通电话打破。电话那边是那位管家,他说有东西给我。

还是那大的吓人的庭院,管家交给了我一封信和几幅画,“老爷,老爷他,自尽了。”

“什么时候的事?”

“三天前。”老管家摘下眼镜擦了擦眼泪。“我们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两封信,和这几幅画,其中一封向我们交代后事,以及关于另一封信和这几幅画的去向,便是交付于你。”

我一脸茫然的结果信,里面的内容大致是说,如果我看到了这封信,那么就说明,他顺利的完成了上帝的任务,但任务结束后,自己却有不甘这世上的结局无人知晓,便将画转交给我,任我处置。另外他还特别强调,自己并没有疯,这一切都是事实。令我意外的是,他在信的背面用马克笔重重的写了一句话:世界的终结即将来临,你的时间不多了……

收起接过的画和信之后,对画家的去世表示的惋惜,和管家随便寒暄了几句后,便离去了。

生活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停滞,时间依旧前进,那几幅画只是被我随意挂在家中,不再理会。其实当初拿回家的时候,我还是认真的欣赏过一番的,但除了右下角像是日期数字外,其余的内容,我根本无法理解,最后三幅画的日期分别是2016年某月某日,2017某月某日和2030年某月某日后,连日期的标示也变得神秘起来,因为他的那句话,最后一幅标有2030年的画,我是最认真思考过的,那幅画在我的眼里只有两个字:“虚无”,整幅画基本由黑色的颜料布满,其中心位置用青色和棕色模糊的画了一个圆环,那环中漆黑一片,仿佛看得久了,连人的灵魂都会深陷其中。

归于平常的生活并没有什么起色,2016年的某一天,当我在享受周末的晨间阳光时,一则新闻打破了原本平静的生活,其实新闻本身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其内容却让我在想到那幅标有2016年的画时,整个人都僵住了,那画上本无法理解的内容也仿佛被新闻“解释”的无可挑剔。这是一则关于海底火山喷发所引起的海啸,我清晰的记得那个日期,2016年x月x日,我惊讶的看着新闻中的日期和画上的日期,及其内容,画中残渣着棕红色和黑色的乱流,占满了整幅画面,似人手般的黑色条状物在乱流中扭曲着,而当我刚数完黑色条状物有42条时,新闻中实时传回的一句话使我不寒而栗:“本次灾害共有42人遇难……”

2017年x月x日,这是一个我等待多时的日子,并不是什么特殊的节日,只是因为2016年那副被印证了的画,使我等待了整整一年多的时间,我早已忘记的当初的心情是因为好奇还是恐惧,只是无数次的盯这那副画,知道新闻如期而至,但我期望中的新闻却并没有出现,这让我紧绷着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第二天,我已是一身轻松的打开电视,某国发生强烈地震的报道映入眼帘,手机上一条条闪过的消息通知,让我不敢想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般的转头,眼神锁定墙上的画,画上棕灰色的犹如石块般的巨型块状物将一条条黑色线条极压着,画中央一条贯穿整幅画面的黑色豁口中蔓延出无数黑线,已经难以数清了!正当我还在疑惑为什么时间日期的错误时,那国家的名字,让我想到了两个字:时差!

我在那里发呆了有20多分钟,周围仿佛停滞般的时间和空间,却难以阻止我眼神牢牢的盯着那副最后的画,画上的圆环,缓缓转动。那画家的话这时也回荡在耳边:

我,画出了世界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