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行搞笑网

和自己闺蜜磨豆腐|办公室浪荡女秘第五章

2019-07-09 07:56栏目:活动
TAG:

我放下杯子,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客卧门口,门不知道锁着没有,但声音确实从里面传出来的,贴着木门,我也终于听到了里面发出的淫荡般的喊叫声来。

声音此起彼伏的响动着,正当我贴上去听了没几声之后,不知道是不是我动作太大,门居然露出了一条细缝来。

我顿时吓了一跳,还好家里的房门挺好,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来,这才让我松了口气,可是面对那里头的喊声,我也止不住的心里多了些想法。

苏陌不会是在里面……

越想我越觉得口干舌燥,刚才李冉可在身边呢,而且自己这么快就喷发了,说实话,只是略微瞟了两眼苏陌的身体,如果说真要看清楚,还真是没有。

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不看白不看,我把自己说服了,再次轻轻的推开了一点房门,趴着身子,尽量让自己处在黑暗中,那声音也变的大了许多,我听了,心跳也加快了几分。

苏陌连被子都没盖,就这么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两个枕头叠在一起,靠在自己的后背上,一只手在自己的胸口处不停的揉捏着,力气看上去很大,那软绵绵的胸部更是被她捏的凹陷下去了几分,不过正好显露在我的眼前。

我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口水,刚才可没看到这些东西,李冉还说只是为了借种才不脱文胸的,现在我不也看到了,还真别说,苏陌的确实要比李冉的大上一分,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还是粉嫩粉嫩的,保养的还真是不错。

她老公可真有福气,这么多年过去了,苏陌依旧还是这么完美,不过唯一不完美的就是没有孩子,哎,这么好的女人偏偏出了这种事,我不说心里难过吧,但至少总觉得有些可惜。

心里盘算着,眼光也再次落到苏陌的身上,苏陌似乎得不到满足一般,力气越来越大,都快要被挤爆了,可她仍旧不肯放手,估计是不停的喘息,让自己的嘴唇干了起来,她微微的舔着嘴唇,那动作顿时让我起了反应,躲在角落里的我瞬间也不知所措的红起脸来。

我的眼睛现在可不闲着,一直盯着苏陌呢,那撩人的动作确实让我有些受不了,这可是李冉这么多年来都没做过的动作,没想到苏陌这么开放。

我跟着她的喘息也有些情不自禁的深呼吸起来,但我的声音很轻,我可不想苏陌发现我在偷看她,到时候如果她把这件事告诉了李冉,那我就真的死定了。

身体带来的刺激不断的让她发生着变化,她从刚才靠在枕头上慢慢的就滑落了下去,手也一点点的送进了身体之中,每一次进出,都让她的身体颤抖几分,似乎很享受这一过程。

难道她老公平时不给她满足?这是存在于我心里的第一个想法,要不然,她都结婚三四年了,就已一根手指来说完全达不到效果啊,可她现在却很满足的样子,我估计她老公肯定身体上有什么不健全的地方,要么就是晨立昂实在是太小了,要么就是苏陌的欲望太强了。

现在看来,我能解释的通的就是苏陌的欲望,正当我准备再次看过去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她舒服完了,伸出黏糊糊的手来,耷拉到了一旁,不停的颤抖着,一副到了顶点的样子。

我不敢再看下去,生怕她现在起来,而且连门也不敢关上,生怕被她发现,脱下了自己的鞋子,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偷偷摸摸的走过了门口,回到了自己的房门前。

我长舒了口气,拍着胸脯回想起刚才苏陌火辣的表演,瞬间就机能高涨了几分,不说满面春风,至少雄风依旧,整个人都变的兴奋的不得了。

我钻进房间,看着侧躺在那边的李冉,喉咙口那烈火般的气息瞬间就涌了上来,整个人都变的亢奋起来,而眼前的李冉这时候好像也变成了苏陌一般。

我快速的钻进被窝里,冰凉的手搭在了李冉的腰间,她被我刺激的一激灵,惊醒了过来。

“老公,你跑哪里去了啊,手上怎么这么凉啊?”

“我出去喝了口水,老婆,我想要嘛!”

她微眯着眼睛,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啊呀,很晚了,睡觉吧。”

“不要,我就要!”我可不管李冉,翻转过她的身子,一下子就压在了身下,她被我的动作也弄的清醒了,揉着眼睛说道:“今天白天不是做过了嘛,怎么还有精力啊?”

“白天不是没做舒服嘛,让我憋着多难受啊,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弄舒服!”

我话刚说完,最就亲在了她的嘴唇上,免的她在多说一句废话,衣服也被我扒拉开了,只是现在脑子里都是苏陌的影子,一想到她用力的捏着自己的胸部,我也一把抓住了李冉的胸,大力的揉捏着。

李冉可没经历过我这般疯狂的蹂躏,但被我嘟着嘴,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享受着我的惩罚。

李冉没敢大声喊出来,因为苏陌在隔壁房间,她生怕苏陌听到,低声的哼吟着,咬着嘴唇的样子像极了苏陌刚才的动作,这也让我的身体产生了更大的动力。

约莫十多分钟后,两人双双达到高潮,我把晨立昂放在了她的胸口处,流淌下的液体顺着乳沟滑落到了脖子处,她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说道:“你看你,害的我又得洗澡了。”

我没了力气,翻身下马,躺在床上大喘着粗气,从一旁的柜子上抽了根烟出来,点燃,缓解下自己的虚弱感。

刚才还真是疯狂,不过似乎我并没有把身下的人当成是李冉,脑中苏陌的样子一直挥之不去,难道说今天真的被苏陌给吸引住了?

我不敢多想下去,李冉要是知道了,还指不定会把我怎么样呢,赶快睡觉,别没事找事。

文学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的起了床,穿戴洗漱完后就拎着包准备出门上班,此刻苏陌也起床了,她见我起来,笑吟吟的走到我身边说道:“姐夫你去上班了啊?”

我点点头,见她没有第一次那么害羞了,显然,她应该是放开了许多,我看了眼手表,示意上班时间来不及了,赶忙是出了门,着急忙慌的朝着公司赶去。

可刚到公司门口,一张熟悉的脸又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一看,不禁摇了摇头,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又碰上他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家伙,哪里不好去,堵着我进去的门口,明摆着这是要找我嘛。

“你怎么又来了啊?”我走到他面前,驻足不耐烦的问道。

“成总,咱们上次谈的那个合同……”他说道这里就不说下去了,明显是等着我的回答。

在别人面前,我就是他所说的成总,但在公司里,其实我也就是个小经理而已,我笑了笑,说道:“走走走,咱办公室里谈。”

实属无奈,我也只好先把他请到办公室里,总不能在门口谈合同的事情吧。

这人叫肖飞,二十来岁,小胖子,为了这笔生意,已经到我这里跑了五六趟了,可价格上面一直谈不拢,而他却一再的坚持,真不知道这次带来的价格会不会让我对他有所改观。

肖飞跟在我的身后屁颠屁颠的就上了楼,进了办公室后,这家伙就像是到了自己办公室一般,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显然,来了这么多次,对于这边再熟悉不过了。

但我估计,他可能是想要给我造成我俩很熟的样子,也好拉近距离,这样,他的价格高点也可以打动我,我也没说什么,泡好了茶,递到他的面前,笑眯眯的说道:“怎么样,今天带来的价格是多少啊?”

“成总,你看,这是合同,我们老板说了,这条流水线全部弄好,最低再让你五十万,你看成不?”

这价格当然不行了啊,这条流水线一共一千两百万,就给我便宜五十万,那怎么成啊,我赶忙摇手,表示不同意,这下子肖飞又急了,问道:“成总,这每次来你都说不行,要不你给出个价格嘛,我问下我老板,如果行的话,那咱们就做嘛,你也不能让我们没的赚啊,是吧。”

我瘪了瘪嘴,要是没钱赚,你肖飞会一趟趟的跑来跟我谈这个事情?想想都不可能啊,而且老板给我的价格最多也就一千万,要是超过这个数,老板是坚决不会同意拿下这条流水线的。

我喝了口茶,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说道:“九百万,最多了,能做不能做你问问你老板,如果实在不行,那咱就真的谈不来了。”

我也准备送客,毕竟一下子要让他让三百万,那多少有点玄,当然,我也相信对于这个价格来说,他是坚决不会同意的。

“好好好,那我问下我老板,您稍等。”肖飞居然没有立马就否决,我瞪大了眼睛都有些不敢相信了,难道说我说的价格里面还有水分?不应该啊,我也做过市场调查啊,成本都要这么多呢啊。

肖飞在一旁打电话,点头哈腰了一会儿,手机终于从耳边离开了,他很快就回过头来,笑眯眯的说道:“成总,那咱成交了,九百万就九百万,谁让你是我们老客户呢。”

这生意从开始到现在已经降了一千多万了,现在终于拿下了,我也适时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好,那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跟老板汇报一下。”

肖飞嗯了一声,我转身就走出了办公室,朝着老板办公室而去。

走到老板办公室门口,我轻轻的敲了几下门,叩叩叩,很快,里面传来了声响。

“进来。”

我走进去,眼前出现的正是我的老板,刘美丽,一个算不上太漂亮,而且有些肉感的女人,虽说年纪已经快四十了,可是这么有钱的女人怎么可能不把自己装扮的很漂亮呢,浓妆艳抹的,脸上的粉我看都快要掉下来了。

“刘总,刚才流水线的又来了,现在谈到九百万,你看?”

我可不想在这里多待,这个年纪的女人可说不定什么时候发疯或者发情,我可抵挡不了。

“九百万,那可以啊,那你就去办这件事吧……小成啊,你过来一下,看看我今天的妆怎么样?我今天得去谈个生意。”

她在我面前搔首弄姿的摆弄起来,完全不顾自己是我老板的形象,她今天穿着一席大红色的中裙,在我面前旋转起来,来回的摆出几个姿势来。

我赶忙说道:“刘总,你穿什么都好看,今天穿这身衣服就更好看了,今天肯定谈生意谈的成。”

我说完这话,心里真想给自己扇几个巴掌,这么违和的话都能说出口,不过刘美丽听到这话,显然是很高兴,在我面前又是摆弄了几下,我这才逃离了她的魔掌,跑出了她的办公室,我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幸好自己能说会道,要不然,恐怕刘美丽就要把我吃了。

我拍着胸脯回到了自己办公室,肖飞正等着我呢,见我回来,也站了起来,我朝着他挥了挥手,说道:“我们柳总说了,九百万的话……”

我故意拖长了声音,可还没等我把话说完,肖飞似乎就意识到了危机一般,赶忙是跑到了我的身边,勾住了我的肩膀,说道:“成总,别啊,九百万是我们最低的价格了,这样吧,咱们等下就说上再谈,不,咱先去吃饭,吃好了咱们去KTV,为咱们今天的生意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其实我已经答应他了,不过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干嘛不去啊,省的我还在公司自己出钱买饭。

我没开口,肖飞就和我握手表示感谢,随后说道:“那成总等下吃饭的时候我过来接你,你可得赏这个脸啊,我刚接了个电话,咱们等下饭桌上聊。”

说完,肖飞就腾腾腾的跑了出去,直到十一点多,肖飞才再次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拉着我就上了他的车,前往城里比较有名的百乐大酒店吃了一顿,饭桌上肖飞也没怎么谈,吃晚饭,带着我又直接钻进了楼上的KTV,他很快就弄上了酒,刚吃完饭,这第二顿又接着上了。

说实话,我已经有些醉意了,但这时候的我早已是来者不拒了,躺在沙发上,没一会儿工夫,啤酒又干下去一整瓶。

肖飞走了出去,和外面的服务员说着什么,很快就坐到了我的身边,凑到我耳边说道:“成总,这刚来了几个新人,要不你给鉴赏一下?”

喝了点酒的我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并未作答,肖飞为了接下这么一笔生意,自然不会托大,显然要对我用美人计来。

我不说话变成了对肖飞的默认,这家伙三步并作两步,腾腾腾就跑了出去,说了几句话后,很快就重新走了回来。

没一会儿工夫,门外便走进来几个穿着暴露的女人,身上穿的相当的清凉,也就几块可怜巴巴的布条遮住了最敏感的部位。

我一看,神志就清醒了两分,不过还没等我从沙发上坐起来,其中一名身材极好的女人就被肖飞安排着坐到了我的身边。

“情儿,好好伺候老板,别让老板寂寞了。”肖飞一边说着一边就从嘴角划过一抹男人都看得懂的微笑,随即搂着另外一名女人就坐到了一旁去了。

那名叫情儿的姑娘看样子并不是个雏,上手动作就已经出卖了她,她勾搭在我的肩膀上,拿起身边的一小杯酒,说道:“老板,让情儿来伺候你,咱俩碰一个,怎么样?”

我已然是清醒了几分,推开了她的手臂,二话不说,就站了起来,只是脑子一阵晕眩差点跌倒,在一旁的情儿赶忙是拉住了我,让我稳住了身子。

“陪我去撒个尿!”我并不是不懂得享受这人间美味,只是喝多了,突感尿意,实在是憋不住。

情儿也没说什么,扶着我就往卫生间走,KTV的卫生间一向是一个春色满园的地方,喝醉了酒的,故意在这里做点事的,数不胜数。

她拉着我进了卫生间的一间隔间里,很主动的拉动了我的拉链,随后冰凉的小手也在此刻伸了进去,被这冰凉一弄,我再次清醒了一下,只是酒意太浓,我并没有抵抗住,重新恢复到了昏沉中,我只感觉那小手很快的摸到了我的晨立昂,轻轻的抓着,摸出了裤子,提溜着摆正位置。

她用指尖轻轻的刮了下晨立昂,突然,整个人就有些发凉,哗啦一声,对准了地方,倾泻而下。

尿的越多,身体就越是发凉,幸好情儿帮我扶着晨立昂,要不然,我还真就对不准了,我转过头去,瞄了一眼情儿,说道:“手法挺熟练啊?看样子看过不少吧?”

“少来,抓个鸟还不会嘛,尿完没有,尿完我就帮你拉上。”情儿虽然面无表情,但脸上却多了几抹红晕,看样子刚才的话确实让她有些不好意思,她的虚虚实实让我有些看不透,这到底是不是个雏啊?

她见我尿完了,也赶忙帮我塞了回去,拉链拉上,带着我就去了洗手池边,此刻,正有一男一女在一旁阴暗的角落中偷欢着,我见状,有些精虫上脑,压住了情儿的手,说道:“要不咱就在这地方也来一发?”

她怎么会肯啊,这叫个鸡那也得培养培养感情不是,更何况一旁还有人在,直接就这么做的话我也不肯啊。

我笑嘻嘻的勾着她的肩膀走出了卫生间,刚走过两道门,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笑声,此刻我已经稍稍清醒了,挡住了情儿回去了路,说道:“等等。”

情儿驻足有些狐疑,看向我,而我则轻轻的推开了一旁的房门的一条边,露出一条细缝之后,朝着里面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就把我吓死,原来刘美丽也在此处,而且身边还有两三个男人在,看男人的穿着,并不是和她来谈生意的,而像是这里的鸭子,我心想到,刘美丽啊刘美丽,你刚才还跟我说来谈生意呢,怎么谈着谈着就谈到鸭子这里来了啊,还好我看到了,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你居然也好这口。

一旁的情儿也凑上来看,压着我的肩膀,轻声问道:“老板,你看什么呢啊?”

对啊,情儿不是在这里做事嘛,那这几个人他肯定认识啊,我赶忙问道:“对了,情儿,那几个男的你知道是谁吗?”

“我们这里的鸭子,咋了?女人过来叫鸭子这不很正常嘛,就你们男人有需求,就不允许女人有需求啊?”

我尴尬一笑,继续看去,只见刘美丽主动上手了,一边摸着其中一鸭子的胸膛一边还亲吻着另外一只鸭子,那动作真是挺震撼的,不过这种好事没两分钟,刘美丽就站了起来。

她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摆在了台面上,打开红酒,往高跟鞋里灌了进去。

“谁来喝掉谁就能把台子上这五百块钱拿走。”

刘美丽的样子也变的疯狂起来,看样子她是玩疯了,看着桌面上的一沓子钱,其中一个鸭子抢过鞋子凑到了嘴边,猛的灌下,喝完还小心翼翼的把高跟鞋递到了刘美丽的面前,倒过来以示自己喝完了。

见刘美丽没动作,那人也从桌上拿走了五百,夹在了自己的短裤上,随后又笑眯眯的攀附在刘美丽的身边。

刘美丽又拿起沙发上的一根鞭子,朝着另外一名鸭子说着什么,鸭子很快的趴下了,撅着屁股摇摆着凑到了刘美丽的面前,刘美丽一边狂笑着一边朝着男人的屁股上狠狠甩去。

男人啊啊的尖叫着,似乎还很享受的样子,每一鞭子下去,刘美丽就从桌子上拿出几百来,扔到男人的脸上,男人忍着疼快速的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钱。

我在一旁看的都有些心惊肉跳,别说其他的,刘美丽玩的也太开了吧,这要是让她老公知道,那岂不是……

我没敢往下深想,既然都看过了精彩部分,下面就算了吧,正准备转身离开,却一下子撞到了身后的情儿身上,两人一下子就撞了个满怀,而我也因为喝酒喝多了,没站稳脚跟,倒退了几步,贴到了门上。

门此刻虚掩着,被我一贴,瞬间就撞开了,而我也再次倒退了倒了进去,幸好地面上铺着地毯,不过我似乎发现了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因为我居然闯进了刘美丽的房间,而此刻她正在和几名鸭子玩着“好玩的”游戏。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这下可好,刘美丽的秘密被我发现了,她不会开除我吧?

现场的尴尬气氛瞬间就弥漫开来,玩的正HIGH的刘美丽被这一声响也是弄的回过了头来,转头看向我,也是一惊,顿时,手中的小皮鞭也扔到了一旁,笑与不笑,都成了此刻最不知该如何做的事情。

情儿此刻在门外看到这副情况,也赶忙是跑了进来,朝着我说道:“啊呀,哥,你干什么啊,这里是别人房间,你喝醉了别乱闯啊,美女,不好意思啊,我哥喝醉了,您别介意啊。”情儿还真是聪明,又转头看向刘美丽,说完这些话,这才俯下身子拉我起来。

我一听这状况,赶忙是装作喝醉酒的样子,歪歪扭扭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假装说道:“妹啊,你说你怎么搞的,你刚也不扶我一把,你看把哥哥摔的,回去我跟妈好好说说你,以后别来这种地方上班,听到没有?”

我接着她的话顺嘴说了下去,装出一副我根本就不知道房间里是刘美丽的样子,情儿把我扶着赶忙是走出了房门,等关上门后,我才问道:“情儿,刚才那女人没有起疑心吧?”

“没有,我做事,你放心,既然我这么帮你了,那你该怎么谢谢我啊,说说吧,那女人是不是你媳妇啊?”

“啊呸,什么脑子,要是我媳妇,那我还不冲上去打一顿啊,她是我老板,要是让她知道我看到她的秘密,那我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了啊。”

我说着白了她一眼,在她的拉扯下重新回到了自己房间,不过我并没有敢在这里多待,坐下没多久,就和肖飞告别了,告诉他合同后天来签。

听到可以签合同的肖飞也是兴奋不已,拉着情儿就让她送我出去,我也乐得接受了,走到了KTV门口,我朝着情儿说道:“今天的事谢谢你了,下次请你吃饭。”

“别下次啊,择日不如撞日,这样吧,晚上我反正也不上班,我打你电话啊。”

>>>>完整章节全文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