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行搞笑网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_小黄文小说写详细多人

2019-07-10 12:57栏目:活动
TAG:

最近上网无意间浏览到一件有关男同学欺凌女同学,给女同学下发情药这么一个事件,突然就有种莫名的欣慰感,这种事终于有受害者站出来举证了。

  不过现在报道的是和我当年经历的校园暴力事件一比,根本不值得一提。既然有受害人勇于站起来,我也说说当初我所经历的那些丧心病狂的不被法律约束的学生暴力的事件。

  我叫苏落,是一名农村学生,家里没钱没势,但是凭借着平时的努力,还是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全市最好的高中—石高。就在我满怀着憧憬来到这所高中时,才发现一切和想象中美好有着天壤之别!

  开学一段时间后的一次课休,班上乱哄哄的,甚至夹着一些哭腔,我回头才发现后排有几个男同学围着一名女同学,女同学手脚都被按在课桌上,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哭腔正从那她口中发出。

  扫了眼四周的同学,一个个低着头,假装看着书本,没一个出头的。没办法。这种事谁会自找麻烦,去惹班上那些不学无术的混混呢!

  为首的那位叫冯炎,臭名昭著,正一脸色眯眯的淫笑着,身后跟着一众小弟,还没来进教室就听说这号人物,是个留级生,高二的兄弟不少,全班就他一个人的手机老师不敢摔,什么打架斗殴的,基本都能遮过去。

  “给我按住了,还他妈挣扎!够劲!”

  “告诉你,咱们冯哥就喜欢烈的,你叫啊!”

  “嘿嘿,小粉内裤,这大白兔手感还是不错的!真他吗带劲!!”

  “冯哥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

  ……

  绝对的嚣张跋扈,却没有人管得了,或者说这里没人敢管。

  女孩的哭泣声越来越大,冯炎不耐烦的叫道:“堵住她的嘴,太吵了,影响我的兴趣!”

  我回头看了四次,好几次都想站起来阻止,但是我根本没有后台,去了就是一顿暴打。

  最终我还是站了起来,实在看不下去冯炎如此的公开羞辱一个女孩子,这让她以后怎么有脸见人。相对于暴打,女孩的脸面更重要。

  更何况,还是那么单纯的女孩子。要是我以后有女朋友,被欺负了,同样希望有人能够站出来。

  思于此,我走过去道:“冯哥,这里是教室,这样不太好吧?”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不亢不卑,避免激怒他。我知道这种做法很作死,枪打出头鸟,很可能引起群攻。

  “你他妈叫什么名字?跟谁混的?”冯炎听了我的话,倒是停下手揉摸她胸部的手,嚣张的叫道。

  “当然是跟冯哥您混的,我只是想,班主任来了看到不好!”我赔上笑脸说到,冯炎看着我一脸不爽,忽然一个巴掌扇了过来。

文学

  “老子的事天王老子都管不着,你算哪根葱!!”冯炎吼道,但是这一巴掌始终没拍下来,他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大门处。

  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一名娃娃脸,留着马尾,穿着白色连衣裙,满脸阳光的女孩缓步走了进来,一瞥一笑,如此的美丽动人,不可方物。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却不由得冷了下来,冯炎调戏女学生也是色胆包天,而且不是普通的调戏,班上长的出色点的,基本都被投过发情药,好在这些都有人在暗中提醒那些被投药的女生,大家咬牙切齿之余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多加防备。

  当然,成功的可能也有,只是那时候多数人都不敢说出来而已。

  果然,冯炎一改怒气冲冲的面容,笑眯眯的看着我道:“哥们,静颖可是咱们班上的班花,你小子可算是走了狗屎运,和她同桌,我这里有一颗药,你只要投到她的杯子里,保证爽翻天!”

  我一听当时就傻了,做这种事比打我一巴掌更难受,而且静颖性格内向,平易近人,长相甜美,身材苗条,和我关系还不错,平时也没少帮我,我家里本来就穷,有时候写字的笔都是她借给我的,我怎么可能把她往火坑里推。

  “你别墨迹了,别说我不够兄弟,事成之后让你先爽!这可是兄弟给你的见面礼!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冯炎见我面露难色,催促道,还不忘记带点诱惑给我。

  “还是你自己去吧,我胆子小,不敢去!”我怯懦的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时候只能软弱一点。

  “啪”的一个巴掌结结实实甩在我脸上,丝毫没有防备的我被打的一个趔趄,重重的撞在后面的位子上才停下,脸上火辣辣的痛,一股子咸味从嘴角处涌了上来,感觉牙齿被打出血了。

  “你他妈劲酒不吃吃罚酒,从现在开始,你滚出我们炎派,以后咱们就是陌生人!”冯炎见我拒绝,本来被我干涉的调戏女学生就很不爽了,现在压制的情绪一下了喷涌而出,怒火中烧的叫道,引来班上学生纷纷的侧目。

  边上几个狗腿子同学很快把我围上一圈,后来又出来几个同学劝架。一时间场面乱糟糟的。

  我扫了一眼冯炎,将口中的血吐了出来,伸手推开冯炎道:“老子还不跟你混了!”我这暴脾气,士可忍孰不可忍,没背景就活该被欺负么?

  说完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这么多同学在这看着呢,可不能丢了面子。

  坐在座位上冷静了会,气更是不打一处来,静颖被吓得不敢说话,伏在桌子上,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不时的瞥向我。

  “我脸上有东西?”我用右手捂着脸,尴尬的笑道,冯炎这一下太重了,我脸上肯定起了红手印,很糗啊!

  “告诉老师吧!”静颖突然小声问道,“冯炎家里有钱有势,或许老师能为你主持公道!”

  我一笑置之,这种事,总有些逗比的老师们会喝着浓茶,一脸欠扁的扯着嗓子和你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不去惹别人,别人能惹你么?”

  我们隔壁的哥们就在一次被欺负之后,用实际行动向逗比老师证明了一个巴掌是可以拍响的,并且叫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打别的老师,就打你么?”

  逗比老师被打的直接懵逼了,当然后果是惨痛的,直接滚回家休息去了。

  “没事,倒是你,自己平时多注意点吧!”我叹了口气道,我虽然拒绝了冯炎的无理要求,但是不代表别的同学也会拒绝。

  果不出所料,第二天中午回到教室,第一次见到静颖没有写作业,而是伏在桌子上,将脸埋的很深,一只手握着拳头,搭在大腿上,全身微微发抖。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冯炎不在教室,稍稍有点安心,不知道那个禽兽又去哪里鬼混去了。

  “静颖,你哪里不舒服么?”我坐在位子上,拿起书本随口问了一句,静颖侧了下头,我才发现她满脸陀红,双眸水汪汪的,嘴角微微留着口水,却不是那种想哭的样子,而是一脸的欲望春色。

  “痒!”红唇微启,露出美丽的皓齿,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快点跟我去医院!”我心如火烧的说道,也顾不上太多,一把抱起她,这表情,一看就是被下药了,春药如果不解的话,对人体的伤害极大,那群丧心病狂的人。

  静颖哼唧着,不情愿的趴在我的背上,嘴巴微微呼出的暖气打在我的颈脖子上,莲藕般臂膀缠绕着我的胸脯,全身火一般的燥热!

  我被她弄的有些心猿马意,春心荡漾,不过是个男人的都会这样吧,稳定了下情绪,才匆匆赶往医院。

  “难受~”静颖小声吱唔着,身体轻微的扭动着,缠绕的手搂的更紧。我的后背都能感受到她的灼热的体温,鼻息间都是女人特有的香味。

  我心下一紧,现在只能去医院解决了,虽然静颖真的很诱惑,但是趁人之危的事,我还是做不来,现在只能边跑边小声安慰道:“别怕,有我在呢,一定会没事的!”

  我很快背着她出了校门,去最近的医院也需要二十来分钟,抄近路走胡同的话,大约需要十来分钟,关键是中午时分校门口居然一部车子都没有,我想也没想的抄近路走了。

  此时的我已经满头大汗,背着一个人跑起来太累了,现在是十万火急,哪有时间休息,拼命的朝医院方向跑去。

  不知道拐了多少个胡同口,接近最后几个胡同的口的时候,我瞬间呆住了,没错,冯炎居然领着三五个弟兄在胡同里等着我,一切像是他预测好的一样,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冷汗刷的就流了下来。

  这里鲜少有人路过,冯炎他们人多势众,如果静颖被他们。。。,我没办法去想象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是,只能尽全力保护好她。

  “哥们,为了一个娘们值得么?为兄弟两肋插刀,为女人插兄弟两刀,说的就是你吧!”冯炎叼着香烟,吞云吐雾着说道。

  我准备将静颖放下来,活动下筋骨,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不料静颖紧紧的抱着我,神情恍惚的反复呢喃着两个字“救我”。

  静颖虽然被下了药,但是还有一些意识,估计也知道面前几个人来者不善。

  我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相信我,我一定不会放弃你的!”

  静颖压根不听,依旧紧紧的搂着我,就是不愿意下来,我也没办法,看着对面几个人,我不是李小龙转世,只能拼死护着静颖了,尽量拖延时间,看看有没有人路过这里了,剩下的,只有听天由命了!

  “这句话该我问你,为了上兄弟的女朋友,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么?”我有些义愤填膺的说道,静颖当然不是我女票,这样说符合道上的规矩。不能玩二嫂啊!

  其实如果只是普通的调戏,还是可以原谅的,我可能也不会如此拼命,但是这可是毁了这菇凉的一辈子!

  我的话一出,周围几个小弟瞬间用质疑的目光看着冯炎,想玩小弟的女人,可是江湖规矩中的大忌。

  “女朋友,笑话,她何时成为你女朋友了?今天让哥几个爽了,就放你们一条路,再说了,春药最好的解药就是男人啊!去什么医院啊!!哈哈!”冯炎淫笑道,并且使了个眼色,两个小弟立刻冲上前来。

  我顺势退后几步,让自己的后背靠在墙壁上,尽可能的保护静颖不受伤,并且冷声道:“我现在就报警,你们可知道强奸罪要做几年牢?”

  “坐牢,开玩笑,我爸是谁想必你不知道,告诉你,今天就算在这里把你两都做了,也没我啥事!兄弟们别怕,出了事有我罩着!给这对奸夫淫妇一点颜色看看!”冯炎叫嚣道,气焰十足!

  几名学生本来听了我的话还稍稍有些犹豫,但是冯炎这么一说,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直奔我而来。我心下一惊,想必他们没少做这些事,连报警都吓不到他们!

  一个同学率先冲了上来,一脚直接踹在我肚子上,我一只手护着静颖,根本没办法还击,一阵剧痛袭来,差点没站稳摔倒。

  “撕了那贱人的衣服,让哥几个给她降降火!”冯炎也一步上前,一把抓住静颖的衣领,用力撕扯着,“嘶”的一声,后背上的衣服居然被撕开一片,露出洁白的后背和粉色的文胸带。

  静颖已经没多大的反应,只是哼了几声,但足以让我心急如焚。

  我赶紧将静颖抱在怀里,面对着墙壁,不然他们有机会得逞,也不知道后背被踢了多少下,直到他们打累了,才渐渐停了下来。

  “算你他妈的狠!除非你一直呆在外面不会去,不然有你好果子吃!!”冯炎打累了,气喘吁吁的说道,并且让他的几个小弟统统住手,毕竟真的打死我了,即便在厉害的关系,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待他们走远之后,我将静颖放在地上,后背撕裂般剧痛,痛的我直哆嗦!刚刚被打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啥感觉,打完了怎么这么痛,

  静颖的药效并没有过,她的大腿处已经湿了一大片,呼吸急促,面色潮红,一双芊芊玉手缠绕这我的脖子,粉色的嘴唇不停的啄着我脸,脖子。鼻子里发出哼哼的声音。弄得我意乱情迷。

  我压了下欲火,瞪着她,恶狠狠的说道:“你在这样我可不管你了!”

  静颖委屈的扁了扁嘴,终于没在做一些过火的的举动,不过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颤抖。看来这药真的很厉害。

  “乖女孩,等去了医院就啥事都没有了!”我心疼的安慰道,顾不上疼痛,一把抱起静颖,朝医院方向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越快到医院,静颖受得痛苦越少。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进入医院的大门,我再也忍不住,眼前一黑,扑倒在地上,耳边最后传来似乎是静颖的声音,可是我再也没力气睁眼看一眼,只是紧了紧环抱她的手。

  “是小姐……”

  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来的第一眼看到了是静颖的背影,我揉了揉脑袋,还是有些迷糊。

  “醒了?”静颖笑眯眯的看着我,“你刚刚可把我吓死了,还好医生说没什么大的问题!”

  “那你…没事吧!”我瞅了瞅她,小声问道,虽然可能会让他有些尴尬,不过我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或许真的喜欢这菇凉了。

  “还没向你道谢呢!要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谢谢!”静颖眨着眼睛,态度端正的说道。

  看她巧笑倩兮的脸蛋,我才彻底的放下心来。不过我住院这事不知道我的养父母知道,他们可没那么多钱。

  “谢就不必了,没事就好。我先出院再说,不然这个月的伙食费都没得了!”我掀开被子,跳了下来,却被静颖拦住。

  “医药费冯炎已经给你垫付了,你不用操心,还可以乘机讹他一把。当然,你身体最要紧了!”静颖一脸担忧的说道。

  “还是不用了,以后有机会我也让他尝尝这滋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摇摇头,为了一点小钱在医院里呆着,没意思。

  “那你先呆在这,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静颖见我去意已决,也不啰嗦,马上就出去给我办出院手续。

  我这才看了眼手机,已经是下午4多点了,也昏迷了几个小时的样子。

  正好学生放学,顺道吃了晚饭再回学校上自习。这是我第一次邀请自己的女神进餐,有些紧张,不过还好,去餐厅之前,我不断的想着怎么帮她推开门,摆好凳子,整个进餐过程愉快而又轻松。

  和静颖吃完饭,一起回学校,还没进教室,就在教室走廊里看见大量的书本,下意识的看了下,书本上龙飞凤舞着苏落两个字,居然全部是我的书本。

  教室里的同学见我回来,纷纷低下头,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谁也不想得罪冯炎。

  我攥紧拳头,是可忍孰不可忍啊!但是到现在没有人手,不忍也得忍。

  “小子,你可回来了?冯老大说的是你么?”一个杀马特发型的同学坐在走廊的尽头,翘着二郎腿,斯条慢理的说道。

  “是哥,你又是哪根葱?”我把捡起来的书往地上一摔,开什么玩笑,欺负人欺负到了门口。

  静颖在一边拽着我的衣袖,紧张的说道:“不要惹事!打架会被学校处理的!”

  “你先进去,这种事情不能逃避!”我无所谓的摇摇头道,看来这不得不发展自己的力量了,不然这样被骚扰,也不是办法。

  唯一可惜的是,我没有后台。

  “口气倒不小!”杀马特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甩棍,刷的一声,手掌大小的甩棍立刻露出了三节,长度也有接近40厘米长。

  我瞳孔微微一缩,有些发怵,尼玛的,说好的赤手空拳来着,居然动家伙!

  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上课铃声不适宜的响了起来。杀马特蹙眉看了我一眼,最后还是不甘心的扔下一句话,算你小子运气好,下次没这么好运!

  我有惊无险的避开着这一劫,赶紧把地上的书捡了起来,静颖还有几个其他同学也跑了出来,帮我一起捡书。

  冯炎和几个同学坐在坐在位置,哈哈大笑的冲着我伸出中指。

  这种情况下,夜里也不会放过我了,我是没关系,感觉静颖可能也会被堵,不知道她家里人来不来接他。

  但事情远远超出我的想象,第二节下自习课,几个杀马特就来教室门口晃悠,也不说做啥,谁都知道这是在等我出去。

  我从桌肚子里拿出一根钢筋,之前一直觉得用不着,现在看来是必须用上了,妈的!

  “下课你有人来接么?”我低声问静颖道。

  静颖眨着眼睛,一脸的无邪道:”没有,不过你放心,我回家安全的很,不会出问题的,倒是你,最近不要回寝室了吧,你打算去哪里睡觉!”

  也是心大,我有些无语的看着静颖,不过也对,她还不知道我是为了她才变成这样的。

  “我夜里送你吧,你看外面那几个人,来者不善!”我叹了口气说道,并且起身去找冯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咋了?”冯炎见我翻着白眼,他身边几个同学立刻把我团团围住。

  “放过静颖!”

  “啪”的一个巴掌结实的打在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痛。我浑身微微颤抖,不停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忍着。

  “你站那么高,我哪里听的见你说什么?”冯炎用手指着地上,冷漠的说道。“跪着!”

  热血刷的一下子冲上了我的脑门,开什么玩笑,跪天跪地跪父母,老子凭什么跪你。

  我缓慢的蹲了下去,不情愿的说道:“你坐的那么低,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你小子有种!”冯炎站了起来,怒极而笑,在原地度着步伐,似乎在想什么要求。

  我蹲在地上,从没有过的狼狈,像是鱼肉,等待刀俎的肆虐。

  “给她下药,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想尝尝她的味道,她的功夫怎么样?一下午没来,是不是嗨了!”冯炎突然俯下身子,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

  “不可能!”虽然早就料到是这种结果,但是为了静颖,我还是想拼一把!

  “那就等着吧!”冯炎对我的回答并不意外,又坐了下去,拿出一本数学书煞有其事的看着。

  我也回到了座位,静颖泫而欲泣的看着我,我拍了拍她的手臂安慰道:“小事,你安心写作业,我会解决的!”

  静颖再次提议要不要告诉老师,直接被我否决了。别说是老师了,就算警察也没用啊,难道就这样抓他们?过几天又放出来了!

  我一直琢磨着待会怎么带着静颖离开这里,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最后一节晚自习。我一点心思都没有,静颖时而做题,时而看着我发一会呆,也不知道她可爱的小脑袋里都想着什么。

  我在纸上涂涂画画,在筛选一些朋友,在这里有些是我初中同学,就是不知道他们帮不帮,毕竟学校每个大的帮派之间不会轻易冲突,所以被欺负的人相对来说就特别的少。

  最后选了邹轩,罗安两个人,这两个人初中属于半生不熟的那种,有过一点接触,还是比较讲义气的。

  偷偷在群里找到两个人的qq,给他们发了信息,两个不学好的果然也在偷偷上网,很快就的得到了回复,不过因为现在不同班,只能约定在厕所碰面,来我们教室这边指定不好,他们帮忙也算暗中的。

  “丁铃铃”的声音响起,我把钢筋藏在衣袖里,然后静静的看着静颖在那里有条不紊的整理着课桌,被威胁这件事还是不要告诉静颖比较好。

  因为静颖的关系,我只好让邹轩和罗安两个兄弟在校门口等着。这件事都不打算让她知道,更别说带她去厕所了。

  静颖收好课本,教室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三三两两的人还在那里写作业,外面也是聚集了几个杀马特小子,靠在门外面,看着我。

  静颖瞄了一眼外面,突然偷偷的对我说:“我说苏落,待会你跟我一起,我保护你的!”

  我:“……”静颖你是来搞笑的吧?!不过即便如此,我内心感动不已。

  “待会你先走,我在后面保护你吧!”我笑道,这时候也只能笑笑宽慰一下静颖。

  静颖刚刚出了教室门,五个人立刻将她围住,她回眸看了眼我,刚刚还镇定自如眼中流露出丝丝惊恐。

  我看的莫名一阵心疼,上前一把推开两个人,抓住静颖的手,让她靠近我。另一只手托着藏在衣袖中的钢筋,只要他们一动手,马上揍他们!

  不过因为现在放学,马上会有老师检查教室,所以他们顶多就是示威一下,不敢有太大的动作。这让我也松了口气,毕竟到了校门口,有邹轩和罗安两个帮手就好办了!

  静颖也觉察到一点不对劲,默不作声,一双手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臂,五个人又团团将我和静颖围住,一边走一边聊哪个女人白兔白,屁股肥,人美又浪。都是些下三滥猥琐的语言,我知道这是针对静颖的。

  外面比较黑,我不知道静颖的反应,只知道她握住我手臂的手越发的紧,接近校门口的时候,我正松口气的时候,静颖突然“啊”的一声,更加的靠近我了!

  我内心警铃大作,右手的钢筋已经滑出来一节:“静颖,怎么回事?”

  “有人…有人摸我屁股!”静颖小声说道,闻言我勃然大怒,停下了脚步,定定的看着那几个人,校门口人来人往,但是我现在没办法再忍了。

  袖中的钢筋全部滑出,握在手心,转身就是一钢管,硬生生的砸在后面那人的胳膊上,那人发出一声惨叫,我却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谁摸的?”止住脚步,冰冷的问道。

  我不知道现在自己的表情如何,因为这比我受辱还要难受,恨不得马上杀了这些人。

  几个人见我认真起来,没一个敢说话,都稍稍后退了几步,对静颖也稍稍收敛了些,我当然也不会傻到在学校大门口开打,那样分分钟开除的节奏。

  “走!”我拉着静颖大步流星的走向校门口,此时邹轩和罗安赶了过来,刚刚我和那几个小子的摩擦让周围人围了一圈,他们过来也是在我意料之中。

  “这是,嫂子??”邹轩一看见我,立马注意到我手里牵着的美人儿,瞬间变成一个懂礼貌的三好学生了!

  罗安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几个杀马特,似乎在权衡力量的悬殊。

  “先把她送回家吧!她一个人我不太放心!”我不置可否的说道:“今夜的包夜和夜宵,全部我请客!”

  “兄弟就是一个爽快,今天有我在,我看谁敢动手!”罗安也开腔答道。

  “我和罗安已经商量好了,待会你带着嫂子先走一步,我和他断后!”邹轩客套几句之后,压低声音说道。

  我有些不放心罗安他两,不过先把静颖送回去是个好办法,不然很可能拖累我们,权衡了一下,还是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办。

  刚一出校门,冯炎带着几个校外的小混混朝我们走了过来,我一手握着拇指粗细黝黑色的钢筋,因为刚刚打了那个同学,钢筋都有些弯曲了。另一只手牵着静颖,一副挡我者死的模样。

  邹轩和罗安一左一右的走着,我和静颖走在中间,迎面和冯炎碰上了。

冯炎手里拿着一根白银色的棒球棒,其余几个人手里拿着甩棍,邹轩和罗安也从口袋里摸出甩棍,刷的几声响,所有人的甩棍全部甩开,一副剑拔弩张的气势。

  我环视四周,来来往往看热闹的学生已经将我们围成一个包围圈,造成了不小的交通拥堵。

  冯炎上来就朝静颖的胸部摸去,吓得静颖赶紧躲到我的身后,害怕的看着冯炎。

  罗安和邹轩一步上前,挡在冯炎身前,罗安一只手抵住冯炎的胸口道:“兄弟你混哪的?敢对我们嫂子不敬!”

  冯炎四下看了下,人越聚越多,人群中似乎还有老师的声音,他突然笑道:“有种去医院后面的胡同,谁不来谁孙子!”这是人太多的,即便要打,也很麻烦。

  “谁不来谁孙子!”罗安回笑道,然后扭头看着我:“先把你同学送回去吧!”

  我感激的点点头,二话不说,拉着静颖的手走出了人群中,快步离去,罗安和邹轩还在人群中周旋,离开他们也是比较危险的,不知道会不会被追上来,唯有把静颖快速的送回去,这样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正匆匆走着,一个转角,静颖突然一把推开我,我猝不及防,一下子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而下一刻,随着“啪”的一声,静颖也柔软的倒在我的身边,一动不动,秀发散落一地,一滩猩红色的血液从秀发中流了出来。

  我傻眼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抬头恶狠狠的看着袭击我们的人,一个染着黄毛的男生站在旁边,手里握着一根铁棍,正一脸错愕的看着倒地的静颖。

  “操,黄俊你他吗打错人了!!”一个男生从远处跑了过来,看了眼静颖低声骂了一句。

  “黑子,不管了,有事冯炎顶着,我们赶紧走吧!”黄毛显得也有些慌乱,两人匆匆离开。

  我没有追上去,而是将静颖扶了起来,她血流满面,我将外套脱了一下,包裹在她的头上,也不知道打在哪里了,这夜里等救护车不太现实,只能先送到最近的医院。

  静颖已经陷入昏迷之中,一动不动,我背起她发疯一般跑着,如果说上次她被下药我是很努力的跑着,现在基本是不要命的跑。甚至于到了医院,鞋子都跑丢了一只。

  好不容易才到了医院,我的外套上都浸润着鲜血,我没想到那小子下手这么重,这要是打在我脑袋上,没人送医院的话,估计就躺尸了。

  “医生,救命!”我跑向急诊室,不断的大吼着,这时候的我没办法在冷静下来了。

  医院的医生很快就出来,,查看了下静颖的伤势,将她直接推进了手术室,手术紧张的进行中,我坐在外面,眼泪却一滴一滴的掉落,全身战栗,要是静颖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

  不一会,一个小护士跑向前台,焦急的叫道:“抢救血浆不够,,赶紧向附近医院请求支援!”

  我心中一紧,冲了上去,一把拉住小护士道:“我和她是朋友,我是o型血,可以用我的血液吗?”

  这时候去调取血液,恐怕静颖撑不住那么久,失血过多,休克,死亡,我脑海中这些字不断的被放大。

  静颖,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好好的。

  小护士瞅了我一眼,也没多话,人命关天,直接把我拉到了手术室,让我穿上消毒的衣服进入手术室,躺在静颖隔壁的手术台上,

  刺痛从胳膊静脉传来,我对着护士说道:“谢谢,只要能救她,我的命不是命!”

  输完血之后,静颖的情况才稍稍稳定下来,也转到了普通病房,不过依旧昏迷不醒。

  我在旁边有些庆幸起来,还好和她的血型一样,不然真的不知道这么搞,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随着药水的作用,她紊乱的呼吸逐渐平静下来,我附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了个吻,手握住静颖输液得手,泫而欲泣。她额头上白色的绷带印出丝丝血迹,触目惊心,该是有多痛!!!

  我出去在走廊中站了会,先是打电话给静颖的闺蜜,让静颖的闺蜜沈天瞳帮忙撒个谎,静颖没回家,她家人可能回会担心。沈天瞳一接电话,劈头盖脸就问我把静颖弄哪里去了。

  我迟疑了会,还是告诉了沈天瞳真相:“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在一起,她头部受了伤!”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旋即传来沈天瞳的叹息声:“我马上过去,这件事看静颖的意思,下一次你要是在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天地再大,也不会有你容身之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