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行搞笑网

小黄文肉肉特别多推荐_h文紫黑粗大噗嗤噗嗤bl

2019-07-10 13:14栏目:活动
TAG:

丁小石心头被刺的狠狠一颤。他紧握的手掌,都快被指甲刺出血了。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不是?

丁小石敬重柳忠国是村书记,为灵秀村做了不少实事,可现在这番话,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从村书记柳忠国嘴里说出来的。

“柳书记,有一句话我不赞同!”

丁小石突然冒出一句。

父女俩同时目光同时望了过来!

柳青青面色略显慌张,朝丁小石一顿挤眉弄眼的,石头,你千万不要说错话,更不要让我爹失了面子,到时候咱俩可就真的完了!

知父莫若女,柳青青最了解她老爹的脾气,当了五年村书记当惯了,为人特别好面子,最恨人家当面反驳他。

果然,柳忠国蹭的一下火气就上脸了,低喝道:“丁小石,哪句话你不赞同?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出来,有你好看的!”

文学

丁小石背挺的笔直,铿锵有力道:“柳书记,我家是穷,但是我们没有怨天尤人,靠的是自己双手吃饭!现在,我回村里来承接了十亩地,养活一家人还是绰绰有余!”

“还有,我计划从这为一个起点,一步步实现自己目标,我相信老天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努力的人,总有一天,我丁小石不会让人瞧不起!”

丁小石说道最后几乎一字一顿,字正腔圆,声音洪亮无比!

若是丁小石以前说这话,多少还有点顾虑。

可现在,丁小石有了九色花,还有了蛇灵语仙的帮助,种植庄稼就跟玩似得,丁小石觉得搞农业发展,成立公司,再把东西卖到国外赚外国人的钱,不再是一句空话,而且很快就能变成现实!

听到这话,柳忠国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却是大笑道:“好,好的很!不过,我恐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青青更加不会等你!走,死丫头,跟我回屋里去!”

“爹,我相信石头一定会成功的!”柳青青躲开柳忠国。

一看到自家闺女胳膊肘往外拐,柳忠国脸色铁青,他知道,今天要是不把这事给结果了,恐怕以后两人还会纠缠不清。

“五万!”

柳忠国突然伸出五根手指头,放在丁小石面前。

两人同时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只听柳忠国道:“我给你五万块,你拿着这钱,离开灵秀村,不要在来招惹我闺女,怎么样?”

柳青青顿时心中一慌,急忙看向了丁小石。

五万块,这可是相当于灵秀村一家人两三年的收入了,对于丁小石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更何况他家现在正需要钱。

柳忠国虽说是个村书记,但也至少在官场里摸爬滚打,自然知道钱这个东西,很少有人会拒绝。

“五万块?”丁小石闻言,摇了摇头道:“太少了!”

啊?!!!石头,你不会因为这笔钱,就把我抛弃了吧?柳青青心底已经开始打起鼓来。

柳忠国眼中闪过了一丝厌恶:“丁小石,想不到你还挺贪的,那就给你十万块,这笔钱足够你开个小店,过上舒服的生活了!”

“不,还是太少了!”丁小石再次摇头。

“二十万块!”柳忠国声音隐含怒意,显然是为丁小石的贪心而恼怒。

二十万这个价格,在灵秀村可不是个小数目,他柳忠国家的一百亩地,一年最多也就二十万的毛收入。

然而,丁小石依旧摇了摇道:“不,还远远不够!”

“丁小石,你的胃口太大了点吧?!!!”

柳忠国面色彻底阴沉了下来,皱着眉头盯着丁小石!

而柳青青彻底凌乱了!石头,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啊?你难道一点都不稀罕我吗?呜呜……

柳青青只感觉心窝子刺疼刺疼的,难受极了。

就在父女俩态度逐渐转变时,丁小石却是忽然笑道:“远远不够,是因为青青不能用钱衡量,她是用钱买不到的!”

听到这句话,柳青青拍了拍胸口,眼泪都快淌出来了,眼睛红红的,心道,石头,你这家伙真是吓死我了。

丁小石也给了柳青青一个眼神,意思是,我怎么可能因为这笔钱就不理你呢?

“好啊,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柳忠国没想到,自己反被这个年轻人给耍了一把,他冷笑了两声:“真要尝尝我村书记的厉害吗?”

在灵秀村这个地方,村书记不大不小,但也足够只手遮天,种子粮食证明许可,都要经过他手下的公章。

若是柳忠国真想故意做个手脚,让丁小石不好过,那还是是十分容易的。

丁小石哪里会就此屈服,直接道:“柳书记,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什么赌?”柳忠国哼了一声。

“我们就打赌,我凭借自己的努力,做到足够好的话,你就不能阻止我们来往!”

听到这个赌约,柳忠国顿时眼前一亮。

“做的足够好?这是个什么概念?”柳忠国哪里会给丁小石留空子,补充说道:“哼哼,你起码要在这一年,要能赚到五百万,我才默许你们来往!”

“五百万?这……”柳青青咯噔一下,心道,这不是成心要为难人吗?

五百万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绝对不是个小数目了,对于灵秀村的农民,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好,既然是你自己提出来的,那就这样说定了!”柳忠国根本不给他讨价还价的机会,这只老狐狸狡猾的笑道:“而且,在这一年之内,你不能和青青来往!”

柳青青有些不乐意了:“爹,凭什么一年之内不能见他啊!”

“这是对你们双方的考验!”柳忠国慢悠悠的说道:“如果你们两个真的彼此都坚定的话,一年的分别也阻挡不了你们,但是,你们只是一时冲动,这一年,也足够让你们清醒,怎么,你是不敢赌,还是不相信丁小石?”

这句话显然用上激将法。

果然,柳青青一下就中计了,仰着脖子不服输道:“有什么不敢的!”

“死丫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要是到时候丁小石输了,那你们两个就此一刀两断!不能反悔啊。”柳忠国乐呵呵说道。

就他来看,这无异于给丁小石下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到时候女儿还不是得乖乖听话?

柳青青的咬了咬牙,对着丁小石,说道:“石头,我相信你,大不了,大不了我一辈子都不嫁人了。”

这话仿佛给了丁小石最大的鼓励,他重重点了头,大声道:“青青,你放心,我一定会拼尽全力的!到时候风风光光的,把你接回我屋里去!”

对此,柳忠国只是冷笑了一声!

一亩田一年种玉米大豆小麦,除去成本,大概能纯赚不到三千块钱,他十亩田,最多一年就赚个三万块钱。

三万块钱和五百万比起来,简直就是冰山一角,根本不够数。

若是只赌个十万块钱,柳忠国还怕,丁小石在租些田,真有那个本事赚到的。这五百万,呵呵,就跟天方夜谭一样,他一辈子可能都赚不到那么多!

殊不知,在短短几个月后,丁小石的人生轨迹就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从柳青青的家门口离开,丁小石便是踏上了回家的泥路。

乡村的小路很是狭窄,丁小石走在路上正在苦思冥想自己计划,如何完成这个一年之约,这时,对面驶来了一辆奥迪的轿车,车身摇摇晃晃,速度时快时慢……

嘟嘟……

刺耳的喇叭声响起,丁小石匆忙抬起头,那辆轿车,正朝着自己急驶而来!

丁小石不由得吓了一跳,这小乡村里很少有人买的起轿车,他没想到有车突然出现,还会撞向自己。

好在那车离丁小石还有一段距离,丁小石朝着路边草丛一躲,那车堪堪擦身而过!

嘭!

紧接着,那辆奥迪车,撞在了一颗大树上,车前盖冒出了一阵青烟,终于停了下来!

“谁啊,有这么开车的吗?!”

丁小石被这一幕吓了一跳。

那棵大树差点都被撞断了,这要是撞在人身上,那还有活路?

抹了一把冷汗,丁小石走到了车子旁边,惊魂未定的,拉了好几次车门,才将车门“咔嚓”一声打开。

车里面斜躺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男子,一张正派的国字脸,头上有些白发,但此时手捂着胸口,五官扭曲成一团,脸色黑的就跟茄子似得!

“救,救我……”那个人伸出手来,沙哑的朝着丁小石呼喊。

“喂,你没事吧?”丁小石看这人好像离死不远了,赶忙上前去查探。

丁小石生在农村,本就心性纯良,心里没有太多计较,虽然刚刚差点撞到他,但一看到人有难,出于本能的就上去帮助。

而对方脸上痛苦无比,呈现酱紫色,奄奄一息,似乎随时都会两腿一蹬死翘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