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行搞笑网

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_他的手指探进湿润

2019-07-10 13:07栏目:解读
TAG:

泡完温泉,换好衣服,大家便往回赶。

上车的时候,陈娅岚坐在最后一排,孙晨毫不犹豫的坐到了她旁边。

车开动了。

这时候,孙晨才发现路边的风景是那样的迷人。

陈娅岚湿润的头发和她没化装的脸让他看得如痴如醉,前面的学员大声的谈着冲浪的好玩和晚上的安排。

然而,不管他们谈什么,陈娅岚都没心思听,她只是呆呆地望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孙晨把手放到她的手上。

她没反应,见她没拒绝。

孙晨轻轻地抚摩她的手,很想这条路没有终点一直开下去。

突然,陈娅岚侧过脸问:“你为什么老是骚扰我,好女人多的是,我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如果我告你你会坐牢的……”

孙晨真挚的说:“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我只想得到你,好好的爱你一次,不管你是不是结婚了,你在我心里,永远像在我们一起念高中时那样,是一个17、18岁的少女,我是真的喜欢你。”

陈娅岚说:“如果我晚上不给你,你会不会真的来敲门?”

“不会,我舍不得伤害你,我要你自愿。”孙晨脱口而出,说了这句话,孙晨感到有些后悔,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陈娅岚没说什么,便转过头去又看窗外。

晚上,他们吃饭是到景区的一个农家去吃的饭,那里是一个休闲山庄。

吃了饭后的时间就是篝火晚会。

吃饭的时候,孙晨看见陈娅岚接连喝了几杯酒,脸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高兴还是累了的原因喝了几杯就有点头晕。

天色在大家喝酒的时候慢慢的黑了下来。

等大家喝完了酒,外边的广场上已经燃起了熊熊的篝火,俱乐部的学员们已经又在篝火旁边开始喝啤酒了。

孙晨看见她一个人站在树下不知道想着什么,便走了过去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你在想什么呢?”孙晨问。

陈娅岚没回答,只是两眼看着篝火发呆。

过了一会,陈娅岚问“这里有休息的地方没有,我喝了酒,想休息一下。”

“我帮你问问。”孙晨起身去问了这里的经理。

“有,休息室在后面。”经理指着一排房间说道。

孙晨回来将休息室的事情告诉陈娅岚。

陈娅岚可能真的喝多了,遥遥晃晃地走向了后面的一间休息室。

学员们叫孙晨喝啤酒,他喝了几杯就没喝了。

“我到底是去还是不去?要是不去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孙晨心想,但看着她被自己欺负后的样子,又有点不忍心。

突然,发现自己是真心喜欢上她了,平时的骚扰让自己对她的喜欢成了一种习惯,慢慢的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她。

孙晨也有点害怕,要是和她产生了感情,对他们以后的路都不好走,俱乐部的流言蜚语不说,如果这件事传到学校,还会影响陈娅岚的家庭,破坏自己的名声。

因为,他是有前科的,如果事情闹大了,估计在蓉城一中也不能呆了。

铃铃铃!

就在孙晨还在发呆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一看是陈娅岚的电话,孙晨犹豫了半天还是接了。

电话那头传来她喝多了的声音:“你过来,我找你有事,我今天喝多了,我们说清楚,你要的我给你,但是我求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

说完,她就把电话挂了。   

孙晨望着手里的电话,心里却怎么也没有高兴的感觉,他开始变得犹豫起来,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

一个年纪稍稍大一点的女学员看见孙晨有些郁闷,走到他身边,询问道:“教练,你怎么啦?”

“没……没什么……”孙晨慌忙说。

“见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你有事,”女学员劝慰道:“男人,有什么放不下的?高兴就好!”

“我就是不高兴,怎么啦?”孙晨显得有点不耐烦了。

文学

女学员笑着说:“那就把你自己该做的做了,就没什么不高兴的,对得起自己就行了!”

“谢谢!”

孙晨茅塞顿开,他看着自己的手机,看着后面的房间,终于还是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走了过去……   

陈娅岚打开床头上的壁灯,静静地躺在休息室里那张双人床上。

此时,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寂寞和空虚。

脑海里完全是孙晨的影子,渴望这个有型的男人来陪伴和充实自己。

今天,孙晨在游泳池里霸王上弓,冒失地闯进了她的境地,给她带来了强烈的生理刺激,让她欲罢不能。

那时候,她感到既害怕又渴望。

她心里清楚,如果完全和这个男人出轨,有一种不安全的因素,一旦事情败露,就会受到真正的伤害。

对于一个没有出轨经验,比较保守的女人来说,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的伤害,都是最最致命的。

在家里,丈夫吴旭根本满足不了她,唯一能给她满足的,是不知道疲倦、疯狂震动的电动器,仿佛这种没有生命的东西才能主动的寻找到她生命的制高点。

她不知道多少次用这种东西来麻痹和满足自己,给自己带来很大的快 感,痛苦而无奈的快 感。

每当夜深人静,丈夫打着鼾声,像死猪那样睡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陈娅岚就感到特别痛苦,无比寂寞和空虚。

橙色的灯很温馨,但灯光下的人却是孤独的,也许习惯了精神的孤独,可是她抗拒不了身心上的寂寞。

电动器震动着,挑拨着她脆弱的神经,敏感的神经。

她不知道有一天自己会不会被这种东西入盅,其实,这只是一种暂时的满足,是自己对生理欲望的一种发泄。

想起自己在电动器的拨弄下,达到欲死欲仙的境地,陈娅岚变得异常兴奋。

今天,她的先是在游泳池里被孙晨“潜规”了一番,然后是在篝火晚会上喝了几杯酒。

此时,她的脑海里出现了孙晨那张英俊的面孔和他那高大、帅气的身体。

幻想着与他在一起的激情,渴望被他征服,她现在是什么都不顾了,忘记了羞耻,忘记了寂寞和孤单,她只要释放,只要高潮。

于是,她将手伸进自己的内衣里,拼命地呼唤着孙晨的名字,想着与他即将见面时的情景,浮现出他那双充满欲望目光。

终于,一种又酥又麻的快 感迅速传遍了陈娅岚的全身,她感觉大脑一阵昏眩,娇喝一声,大汗淋漓地瘫软在床。

……

到了房间门口,孙晨有些犹豫了,他不知道这一进去,到底是什么结果,想了想还是推了门。

笃!笃!

孙晨抬起手,轻轻敲了两下房门。

里面没有人应声。

孙晨用手推了一下房门。

吱呀!

门没锁,房门打开。

陈娅岚躺在床上,好象是睡着了。

孙晨轻轻地走过去坐到床边。

陈娅岚装睡。

孙晨弯了弯腰轻轻的吻她的嘴巴。

“你来了,”陈娅岚睁眼看着孙晨,故意说:“我们好好的谈谈,如果我给你想要的,你是不是真的不来找我,也不再骚扰我?”

“嗯,”孙晨看着她说:“我以后不再骚扰你!”

“那你先去关房门!”陈娅岚说道。

孙晨听话地走过去,把门关上。

陈娅岚开始慢慢的脱自己的衣服,先是把外套脱了下来,里面穿的是乳白色的胸罩,粉红色的内衣。

她转了过去,随即把胸罩解开——

刹那间,陈娅岚美丽乖巧的脸蛋,迷人的大眼,樱桃小嘴,傲人的峰峦,细腰粉臀,修长的大腿,一并进入了孙晨的视线。

孙晨没想到,陈娅岚会来得这么直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陈娅岚见他站在床前发愣,便问道:“你不是一直想吗?怎么不行动了?今天是转了型,还是良心发现?”   

孙晨没回答她,只是慢慢的走到她面前,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嘴,手在她如羊脂光滑白嫩,细嫩的肌肤抚摩起来。

然而,很奇怪的是,他的身体竟然没有反应。

渐渐地,陈娅岚的身体有了明显的反应,满脸通红的她现在已经全身无力,身子在不停的扭动,证明她现在非常需要。   

突然,孙晨停止了动作,从床上站了起来,陈娅岚以为孙晨要脱他的衣服,满脸通红的看着他。

孙晨也看着她,只是看着而已,并没有采取行动。

“你怎么啦?”陈娅岚的眼神变成了惊讶。   

“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不愿意勉强你,我要的不是你的身体,我要的是你成为我的情人,这辈子我们做不了夫妻但是可以做一辈子的情人,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想强迫你,因为我舍不得伤害你,我为我以前所做的一切向你道歉,对不起……”孙晨冠冕堂皇地说。

陈娅岚没说话,只是慢慢地开始穿衣服。

孙晨默默地走出房间。

……  

笃笃笃!

孙晨刚离开不久,房门就被人敲响。

“敲什么敲?”陈娅岚误以为是孙晨折回来了,对着房门抱怨道:“门又没锁,别假正经了,快进来吧!”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映入陈娅岚眼帘的,并不是孙晨那张俊俏的脸,而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啊?怎……怎么是你?”陈娅岚一见到此人,心里就是一惊,满脸羞红地问:“你……你怎么来啦?”

这个女人名叫刘美玲,是蓉城一中的英语老师,也是丈夫吴旭的同事,她是通过吴旭认识陈娅岚的。

刘美玲是一个已婚女人,长期与丈夫两地分居,脸蛋很好,身材不错,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显得极其风骚。

孙晨调到蓉城一中后,刘美玲见他长得帅,便对他发起爱情攻势,但她不是孙晨喜欢哪一款,被孙晨断然拒绝。

刘美玲对孙晨怀恨在心,便暗中对他进行跟踪,看他究竟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想到,孙晨居然与吴旭的老婆鬼混在一起,令刘美玲既好奇又嫉妒。

“今天是周末,我和一位朋友来云雾山度假,正好看见你,”刘美玲解释说:“怎么,吴老师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没……没有,我是和健身俱乐部的一帮学员来的,”陈娅岚急忙搪塞道:“我……我酒喝高了,感觉有点头晕,就让服务生带我来这里休息了……”

“你是一个人来这间屋子的?”刘美玲故意问。

“是……是啊,怎么啦?”陈娅岚呐呐地问。

“没什么,我还以为有人在这里照顾你呢!”刘美玲神秘一笑。

“谁……谁呀?”陈娅岚心里有些慌张,生怕刘美玲会把自己在外面与一个男人有染的事情告诉丈夫。 

“你……你们健身俱乐部的教练呀。”刘美玲酸溜溜地说。

“他……他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可能来照顾我呢?”陈娅岚心里有些紧张,呐呐地问:“你……你认识他?”

“不……不认识……”刘美玲敷衍道。

……

孙晨离开陈娅岚那间休息室时,并没有撞见刘美玲,也不知道她大半夜会空降道云雾山,会像幽灵般摸进房间。

风一吹,他的头脑清醒了。

“难道我做错了吗?”想起自己离开房间时,陈娅岚看着自己那副忧郁的神情,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为这件事感到后悔。

第二天,在返城的路上,陈娅岚主动的坐到了孙晨旁边,孙晨没说什么,她也没说什么。

这时候,孙晨才知道路上的风景真的很美,也知道他们之间注定了要发生一段不寻常的感情。   

大家各怀心思,一路无语。

不知不觉中,大巴车已经载着大家回到市区,然后各自拧着行李回家。

陈娅岚下车后,直接坐上了一辆出租。

回家的时候,吴旭正在吃中午饭,一见到她回家,心里就是一喜。

“老婆,你回来啦,”吴旭一把从陈娅岚手里接过行李,问:“你回家之前,怎么不给我来一个电话,我好开车去接你呀?”

陈娅岚一屁股坐到客厅沙发上,撅起小嘴抱怨道:“你接我干什么啊,又不是三岁小孩,找不到回家的路?”

“对,你说得也是啊,”吴旭讪笑一声,说道:“你们出去玩这两天,在外面有没有人欺负你?”

一听这话,陈娅岚就感到心里是一阵发虚,误以为刘美玲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丈夫。

“你……你说什么?谁……谁欺负我了?”陈娅岚故作镇静地说:“这次,我们一共去了二十几个人,谁敢欺负我呀?即使有人想对我图谋不轨,有那份色心,还没有那个色胆呢,你可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呀?”

“嘿嘿,”吴旭用手挠挠自己的脑袋,傻笑道:“老婆,你吃饭了没有?”

“我刚回家,吃你个妹啊?”陈娅岚幽怨地说。

吴旭讨好地说:“那我现在就去厨房里帮你热饭!”

“行,你去吧,我先上一趟卫生间!”陈娅岚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径直朝卫生间方向走去。

进了卫生间,陈娅岚觉得自己全身黏糊糊的,便脱掉衣服,打开水龙头,将自己投身于枪林弹雨之中。

脑海里想着昨天孙晨在池水里对她进行非礼时的画面,回味起孙晨潜在水中的细节,心情是特别舒畅。

然而,一想起自己在参加篝火晚会上,借故喝醉酒,躺在后排的休息室里让孙晨进来,准备主动给他,他却转身离开时的场景,令她感到有些羞愧和失望。

“他是真心想让我做他的情人吗?”陈娅岚满脑子都装着孙晨的影子,自言自语道:“我如果做了他的情人,他会对我好吗?会不会图一时的新鲜,把我玩腻了,像衣服那样将我甩掉呢?”

浴室里,热雾弥漫,水哗啦啦地流着。

水洒落到她雪白、细嫩的肌肤上,她像是一尊维纳斯雕塑般,静静地站立在散发着热气的水柱之中。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缓过神来,往自己身上涂抹上沐浴液,然后,在自己的娇躯上揉搓起来。

当她的手伸入两腿之间,顿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直冲脑门。

……

洗完澡,陈娅岚穿上一件肩膀上只有细细的两根带子的粉红色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坐到餐桌旁。

她那凸凹有致、曲线玲珑的娇躯也是若隐若现。

餐桌上摆了好几个菜,吴旭坐在她对面。

陈娅岚拿起碗筷吃饭,见吴旭两眼直盯盯地望着她,抱怨道:“看什么看?又不是没有见过?”

“我觉得老婆越来越性感了,还真是秀色可餐!”吴旭啧啧称赞道。

“秀你个头,快吃饭!”说完,三下五除二地把碗里的饭菜吃完,打了个饱嗝,伸了个懒腰,走进卧室。

吴旭吃完饭,收拾好碗筷,走进卧室时,陈娅岚已经在床上睡着了,穿在她身上那条粉红色的连衣裙,下摆很短,仅能遮住半截大腿。

陈娅岚是趴着侧卧着,丰满的美臀正对着房门口,吴旭掀开她的睡裙,雪白的美臀白的有些刺眼。

>>>>完整章节全文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