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行搞笑网

女人玉米地里的情感故事|纯肉汁四溅的文

2019-07-10 13:10栏目:名家
TAG:

所以他急忙跑到路中间,向王麻子挥手大喊:“停车停车……”

王麻子一看是同村的人,他自然要停车拉上他,因为到家还有二十多里路呢!

可是张小翠在车上看到了李铁蛋,立刻一脸不快,大喊道:“不要停不要停……”

王麻子哪里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还是把三轮车停在了李铁蛋面前。

李铁蛋嘿嘿一笑急忙爬上车厢。

张小翠和马寡妇并身坐在车厢前面,见李铁蛋上车,张小翠板着俏脸,撩起大花裙子,向着李铁蛋的大腿便踹了两脚。

李铁蛋本来是应该反驳几句的,可是他的双眼在那一瞬间,捕捉到了张小翠雪白的大腿根部,粉红的小内内,他不禁一下子看得呆住了。

王麻子开车前行。

马寡妇看了看二人,哈哈笑道:“咋回事儿啊!你俩有仇啊!见面就打架,哈哈哈哈……”

李铁蛋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张小翠那张越看越好看的俏脸,笑道:“我俩有啥仇啊!小翠跟我闹着玩呢!”说着他为了更好地偷窥到张小翠的春光,专门与张小翠面对面的坐好。

三轮车的车厢不过两米多长,张小翠一伸腿就可以踹到他,她也不说话,见李铁蛋笑眯眯的看着她你,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伸腿又踹了他两脚,并且一双大眼睛满是仇恨的盯着他。

无疑这两脚又给李铁蛋得到了便宜,他不禁心里有点悸动,下身开始蠢蠢欲动,他不禁有点喘息的看着张小翠笑道:“你不嫌累尽管踹我好了,我撑得住,嘿嘿嘿嘿……”说完双眼直盯着她的大花裙子,等到美妙的春光。

张小翠和马寡妇因为角度不同,哪里知道他看到了什么。

张小翠见他一副欠揍的表情,心里火气更大了,骂了句“贱男人……”伸长了她的玉腿,砰砰砰!一口气踹了李铁蛋十几脚,累的她娇喘吁吁,俏脸红红的。

因为动作过于猛烈,导致小内内移位,李铁蛋那双眼睛瞪的溜圆,捕捉到了超出他想象的美妙风景,刹那间,下面像气吹的一样,膨胀起裤腿,他忙用手按住,还不知不觉的流出了鼻血,喘的厉害,真的好想立刻扑过去把张小翠按倒。

“哎呦呦!可别踹了,鼻子都踹破血了。”马寡妇急忙说了句,从口袋里拿出一团卫生纸递给李铁蛋。

李铁蛋双目依旧盯着张小翠的俏脸,接过马寡妇的那团卫生纸,看也不看便擦了擦嘴巴上的鼻血,忽然嗅到一股浓浓的奇怪的味道。

他禁不住低头一看,那团卫生上除了他鲜红的鼻血,竟然还有发黄的液态东西,不过已经风干,另外还有一根弯曲的毛毛,显然是擦过那个地方的。

李铁蛋看了马寡妇一眼,回手扔掉那团纸,不禁趴在三轮车的箱板上啊啊一阵干呕。

马寡妇估计也忘记那团卫生纸那是她用过的了,看着张小翠说道:“你别踹他了,你看他又吐又流鼻血的,会不会有什么病了。”

张小翠听她这么说,心里也有点犯嘀咕,哼了声没有言语,停止了对李铁蛋的攻击。

李铁蛋干呕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眼泪都流出来了,抬手抹掉两颗泪珠,回头继续看着张小翠,嘿嘿笑道:“小翠,你累了吧!要是还不消气,你歇歇再踹我,没关系的,我撑得住,嘿嘿嘿嘿……”

张小翠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可真是个贱人,我才懒得理你呢!”

李铁蛋双眼直盯着她胸前圆鼓鼓的伟岸,心想:“小丫头片子,年纪不大,这两个东西怎么这么大啊!我真怀疑,你衬衫的纽扣是怎么扣上的……”

正在此时,三轮车走到了一段坑坑洼洼的路段,颠簸的很是厉害,三个人的身体不停的左右摇摆。

嘣的一声,张小翠的衬衫上面的第二颗勉强扣上的纽扣,经不住那股猛烈的膨胀之力崩飞了,白花花的一条沟壑陷入李铁蛋的眼帘。

李铁蛋毫不客气的瞪大了眼睛猛盯过去。

文学

张小翠觉得胸前一松,一看李铁蛋的眼神,立刻发觉自己的衬衫扣子飞了,忙用手掩住领口,一怒之下伸出她的玉腿,向着李铁蛋又是一阵猛踹。

李铁蛋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裙底风景,突然他发现了一片血色,并且在一点点扩大面积,他不禁大吃一惊,喊道:“你受伤了,流血了,别踹了。”

张小翠也感觉到自己来大姨妈了,急忙停下来,一手掩住腿间,一手掩住领口,神情很是沮丧,她双目直盯着李铁蛋,想到他刚才说的话,分明是看到她的小内内了,不禁一下子一张小脸红得发紫,双眸欲喷出火来直盯着李铁蛋。

李铁蛋对女人的大姨妈这东西,可是一无所知,还以为张小翠是因为踹他动作太大,把那里面撕开了,受苦了伤,急忙冲王麻子喊道:“王大哥快掉头去新乡医院,张小翠受伤了。”

王麻子忙把三轮车停下来,回头看着三人,说道:“咋地了,怎么会受伤了,伤哪了?”

李铁蛋不好意思的说道:“是大腿受上了,赶紧去新乡医院吧!”

张小翠红着脸骂道:“李铁蛋你神经病啊!我哪有受伤,王大哥别听他的,快走吧!”

李铁蛋急道:“张小翠你怎么闭着眼说瞎话呢!你看看你下面都流血了,没受伤能出血吗?赶紧去医院,我给你报医药费,这个时候怎么能心疼钱呢!”

张小翠气急败坏的大喊道:“李铁蛋你混蛋王八蛋,你是故意的,我没受伤就是没受伤。”

马寡妇看了看二人,看了看张小翠的大花裙子腿间透出了一点血迹,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不禁哈哈大笑前仰后合的说不出话来。

李铁蛋看她笑得,不禁有点蒙圈,不明白她为什么笑,但是他隐隐感觉到,张小翠不是受伤。

王麻子见没什么事儿,开车继续前行。

马寡妇大笑了几分钟才停下来,看着李铁蛋说道:“傻小子,差点给你笑死了,你回家问问你妈是怎么回事儿,别再出来闹笑话,哈哈哈哈……”

李铁蛋看着张小翠欲喷出火来的愤怒眼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小翠你别生气,等哪天你身子方便的时候,你再踹我好了,今天就不要再踹了,怪吓人的。”

“你还说,你是不是想死啊!”张小翠不禁失声怒吼道。

李铁蛋见她真的很生气了,不忍心再逗她,忙闭嘴不言,此时忽听前面一个女人喊道:“停车停车……”

李铁蛋转头望去,只见王美丽在前面路上拦车,心想:“这个骚娘们才走到这里,她上来了,我就更不好过了……”伸手再一次把猛涨的裤腿按下去。

王麻子停车,王美丽急忙爬上来,毫不客气的跟李铁蛋挤在一起,她多情的目光一下子就发现了李铁蛋的变化,趁着三轮车颠簸的时候,故意伸手在他膨胀的裤腿上摸了一把,确定他是真的受刺激了,不禁兴奋的她娇喘吁吁。

马寡妇和张小翠没有见过李铁蛋的身体,哪里会想到他的东西竟然伸展到了裤腿里。

李铁蛋看了王美丽一眼,心里暗道:“骚娘们,三次都没有干成,害得老子还丢了自行车,这股火不发出去,还不得憋死我啊!”想到这里他忙问道:“嫂子,赵大哥在家吗?我有点事儿想问问他。”

王美丽立刻会意,明白他是想去她家里,不禁心里好个兴奋,为了避免马寡妇说闲话,忍着笑道:“不巧了,他去山湾子干活了,要七八天才回来呢!你找他啥事儿啊!跟我说也行。”

李铁蛋避开她的眼睛,看着依旧一脸怒气的张小翠,笑道:“跟你说有啥用啊!等赵大哥回来,我再去找他好了。”

看似很普通的一句话,其实两个人已经对上暗号了,王美丽不禁有点着急了,好像马上就品尝一下李铁蛋那大大的感觉,忍不住开始夸张的分泌,瞬间湿了裤子。

马寡妇活了半辈子,那可是久经沙场的老手,看了看二人的眼神儿,立刻便联想到了二人的心里动机,暗自笑了笑道:“原来王美丽是个骚蹄子啊!还想勾搭小鲜肉呢!这种好事儿哪能少得了老娘呢!嘿嘿嘿嘿……”

四人一路无言,半个多小时后,王麻子开着三轮车走回古井村,停靠在自家的大门口。

车上四人纷纷下车。

张小翠小心翼翼的急忙走回家门,大花裙子前后都有明显的血痕。

李铁蛋在后面望着她,心里满是疑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流血。

王美丽双眸含情脉脉的看了李铁蛋一眼,用手里的手提袋遮挡着湿透的屁股,也走回自己的家门。

马寡妇看了看二人一脸诡秘的笑容离去。

李铁蛋虽然赚了张小翠不少便宜,可是丢了他唯一的交通工具自行车,他心里还是很不爽,垂头丧气的走回家门。

一进家门,魏兰兰见李铁蛋空手回来了,没买镰刀,自行车也没了,忙拿起毛巾一边给他擦汗一边问道:“你的自行车呢!你买的镰刀呢!这是走回来吗?看把你累的。”

李铁蛋尽管在外面满胸的不快,见到她也什么不快都没有了,忙嘿嘿笑道:“自行车被人偷了,镰刀我忘记买了,小姨我给你买了新衣服,你看看喜欢吧!”说着从裤兜里掏出四件不同款式的内裤,送到她的面前。

魏兰兰忙说道:“你买这个干啥,那自行车怎么会丢了?”说着接过漂亮的内衣,仔细看着,虽然心里感觉自行车丢了挺可惜的,可还是不禁面现欢喜的笑意。

李铁蛋笑道:“我把自行车放在路边,去高粱地里撒尿,一转身儿的功夫就给人骑跑了,丢就丢吧!反正也坏的稀里哗啦了,该换新的,这衣服好看吧!”

魏兰兰心里甜滋滋的,挨个看着四件新衣服,笑道:“臭小子乱花钱,干嘛一次买这么多啊!以后不许你再乱花钱了,我要攒钱给你娶媳妇呢!”

李铁蛋看得出来,她真的很开心,嘿嘿笑道:“娶媳妇儿能用多少钱啊!小姨,现在我长大了,以后你就不要总想着在自己身上省钱了,我有很多办法赚钱的,说不定哪一天我就会赚一大笔钱的,嘿嘿嘿嘿……”

魏兰兰把新买的内衣放进衣柜里,回眸笑道:“除了种田,你还有什么办法赚钱呀!”

李铁蛋欣赏着她美丽的脸颊,笑了笑道:“我听老王大爷说,我们这山里有野山参,谁要是运气好挖到一根,少说也能买个十万八万的,具体位置我都打听好了,明天我就上山。”

“不行,我不同意你去。”魏兰兰嘟唇道:“那老山参都是长在陡峭的山崖上的,每年都有很多人想去发财的,谁也没有挖到,还有的人摔死了,我才不让你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呢!答应我,不去。”

李铁蛋怕小姨担心忙笑道:“不去不去,我就是随口一说,那东西哪有那么容易挖到啊!马上就快有人收甘草籽了,摘甘草籽,你总该放心了吧!”

魏兰兰点头笑道:“这个当然没问题,我会和你一起去的,好了,赶紧洗脸吃饭吧!一定饿坏了。”语毕急忙去收拾吃饭。

李铁蛋嗯了声忙去洗脸。

几乎刚吃完饭,就听到大门外有个女人喊道:“李铁蛋李铁蛋……”

魏兰兰向门外看了一眼,说道:“是王美丽,她找你干啥?”

“不知道,我问问。”李铁蛋说着走出房门,高声道:“嫂子,你干啥?”

王美丽看着他笑道:“铁蛋,你跟你小姨说一下,你去帮我干点活。”

魏兰兰出门说道:“你进院儿吧!干啥活啊!”

王美丽走进几步笑道:“我家养的老母猪病了,我在兽医站买了药,让铁蛋帮我给猪打个针。”

魏兰兰含笑道:“给猪打针啊!铁蛋儿你快去吧!”

李铁蛋看着王美丽,心里暗道:“你个骚狐狸,你是想给你自己打针吧!被你害惨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笑着应了声,与王美丽一前一后走出大门。

王美丽美滋滋的看着他,低声说道:“我先走了,你慢点走过去,别给人看见你去我家。”说完急忙跑向前头。

李铁蛋在后面看着她一扭一扭的屁股,不禁心里痒痒的,下身开始蠢蠢欲动。

此时已经夕阳西下,天气不热了,街上树荫下三三两两的有了很多出来乘凉的老大爷老太太。

李铁蛋一路走着礼貌的三爷爷四奶奶的叫着,走向前街,来到王美丽家门口之时,看好了左右无人,急忙狂奔进她家的院子。

王美丽在屋里早已经等的心急火燎了,一把将他拉进房门,急忙关闭房门,看着他娇喘道:“我的心肝儿,你可想死我了,赶紧给我。”说着急忙跑进卧室里,脱了裤子就仰面躺在大炕上。

李铁蛋看着她白嫩的身体发狠道:“你个骚狐狸,看我今天不弄死你才怪。”急忙解开腰带,褪下裤子就要扑上炕。

这时,只听窗外有人哈哈大笑道:“哇!像小毛驴一样,哈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