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行搞笑网

交换俱乐部贵妇小说_官场美妇浓精 喉咙

2019-07-10 13:28栏目:汽车
TAG:

我从后面紧紧地搂着她,“怎么可能怪你呢,我还要感谢你呢,不是你的话,我都快忘记自己还是男人了。”

“讨厌!”她把身体靠在我的怀里。

大约半个小时,我们房间的灯终于亮了。

“走吧!”我轻声地说道。

其实,我更期待的是晚上的节目。

“你能不能小点声,别把孩子吵醒了,你先回去,我等王叔他们一会。”

张倩和孙哲明走了出来。

“不用了,我们回来了。”

我和赵欣雅装作刚回来的样子,走进了院子。

文学

“王叔和欣雅回来,那行,我们两口就回去了,孩子已经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晚安。”张倩拉着孙哲明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见她们回屋后,拉着赵欣雅快速地奔向屋内。

“等一会,军哥,我打点水,咱们都洗洗。”

进屋后,赵欣雅制止了我进一步的行动。

我坐在炕边,将衣服脱掉,等着她。

在简单洗漱后,我们聊了一会天。

这段时间我们的关系不断加深,我对赵欣雅的感情也越来越浓。

几天后车来接我们回去,结束了这次的短暂幸福的度假。

在诊所与张倩她们分开后,我拉着皮箱,赵欣雅抱着孩子,就像是夫妻一般,回到了家中。

晚上,我和赵欣雅共同做了一桌美味的饭菜,举杯共饮。

当然,是我一人在喝,她还在带孩子,喝酒对孩子不好。

我和赵欣雅并排坐在一起,我抱着她,她夹着菜喂着我吃,这种感觉就好比是一对恩爱的情侣,腻腻歪歪,偶而我还会在她的脸蛋上,亲上那么一口。

她今天穿了套粉色的半袖睡衣和短裤,吃着饭我的手也没有闲着。

不一会,她就双眼迷离地趴在我的怀里。

这时,房门传来了钥匙转动门的声音。

赵欣雅和我四目相对,快速分开,不用想,指定是黄克伟回来了。

他不要三个月才回来吗?这才一个多月,怎么就回来了呢?

我没有起身,拿着酒杯装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坐在椅子上喝着酒。

赵欣雅慌张地整理下衣服,快速地跑了过去。

“老公,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要三个月吗?”赵欣雅脸色通红,不时地瞄着我,神情显得十分地紧张。

“老婆,我想你了呗,来亲亲!”黄克伟把行李箱推到一旁,上来就要搂赵欣雅。

赵欣雅快速地向后退了一步,用下额向我的方向扬了扬,微笑地说道:“王叔在这呢!正好刚吃饭,洗洗手跟王叔喝点吧!”

黄克伟这才看到了,哈哈大笑地走了过来,“王叔,喝多少了?”

我放下杯子,笑着说:“这不才开始喝吗!你个臭小子,一走就一个多月,也不说给我这个老家伙打个电话,你不在家连个喝酒的人都没有。”

“得了,今天咱爷俩不醉不归。哈哈!”

黄克伟脱掉上衣,交给赵欣雅后向着卫生间走去。

赵欣雅皱着眉看着我,紧张的身体已经发颤。

我回看了眼卫生间,见黄克伟把卫生间的门关上了,大胆地拉着赵欣雅的小手,轻轻地说道:“没事的,别慌,有我呢。”

赵欣雅瞪着我说:“还不是你,再说了,谁知道他今天回来,打个措手不及,军哥,你一会可别说露了?”

“放心吧,我没那么傻!好了,他快出来了,去给他拿碗筷吧!”我在赵欣雅的手上拍了拍。

“老婆,把我上次回来带的那两瓶大曲拿来,我跟王叔喝那个。”

黄克伟坐在下后,把桌子上的那瓶老白干盖上。

“不用,我喝这个挺好!”我说道。

“那可不行,今天必须喝那个,一是感谢您,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没少照顾欣雅和孩子。二还是感谢您,感谢您的这几年的关怀。”黄克伟显得十分高兴。

“感谢啥感谢,只要你少出点差就行了。”我违心地说道。

还感谢我,如果知道我已经把他老婆照顾到床上了,他就不会这么说了。

赵欣雅低着头,又恢复了以往那种羞涩的神情,不过她的眼神中却充满复杂的情绪。

我知道,她或许是想起和我的事情,再次地感觉对不起黄克伟了。

不过,现在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她已经体验到和我在一起的乐趣,她还会断了和我的联系吗?

我是一点也不用担心,不过看着她那矛盾的样子,心里不由地有些心痛。

“王叔!王叔?想什么呢?叫了你好几声了。”黄克伟笑呵呵地说道。

“啊?啊,没什么,就是想起欣雅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吃了不少苦,克伟呀,不是叔说你,工作就那么重要吗?”我装做生气的样子问道。

黄克伟转头看了下赵欣雅,冲她笑了笑,对我说道:“叔,现在这社会淘汰率太高了,如果我不努力,明天就会被别人淘汰。到时恐怕连孩子奶粉钱都没了。”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这个老家伙也不懂,来喝酒。”我举起黄克伟重新倒的大曲喝了起来。

“嗯,好酒,年份不少了吧?”我说道。

黄克伟大笑了起来,“姜还是老的辣,喝一口就品出来了?这两瓶是十五年的酒!来,王叔,我敬你一杯。”

“好!”

我俩共同举杯喝了起来。

之后,黄克伟频频举杯,很快一瓶大曲见底。

而黄克伟显现出的醉意,第二瓶打开后,刚喝到一半时,他就趴在了桌子上,醉得不醒人世。

其实,我也在强忍着,不过毕竟我的酒量摆在那呢,虽然有些发晕,但是再喝一些也是没有问题。

我晃荡着身体,把他扛进卧室,扔到了床上。

我累得坐在床边呼呼喘着大气。

“不能喝就别喝,现在好了,喝多了吧!”

赵欣雅给黄克伟脱着衣服,说的话不知道是给我听的,还是在说黄克伟。

我歪着头看着她,借着酒劲,我的手不由自主地伸了上去。

刚触碰到时,赵欣雅的身体顿时颤抖了起来。

回手打在我的手上,看了眼黄克伟后,爬到我身边,愤怒地小声说道:“你要死呀!当着他的面,你现在都敢这样了。”

我直接搂住她,抱在怀里,“怕什么,他喝多了。”

>>>><<<<